您现在的位置:中华国医传媒网 > 中医文化 > 文章正文

悬壶济世:3月17日中医节“中国国医日”

2019-03-17 09:42来源:搜狐中国文化二十四品


(《神农氏尝药辨性》图)

  导读:此图为清代画家林钟《古代医学家画像》稿本中的《神农氏尝药辨性》图,画中神农氏赤足端坐于岩石之上,右手持药丸送于口前,画像两侧题有:“百草备尝寒热湿平通造化,千方苹著虚实表里起沉疴”联句,描绘了中医鼻祖神农氏尝百草的故事。

  相传远古时代,因神农氏亲尝百草发现了植物的药用作用,从此发明了中医药学,而今天正是中国中医史上的第88个国医日。所谓“中国国医日”,又名“中国国医节”,是专属于中国传统医学,象征了保卫中医国粹之胜利的纪念节日。

  1929年,国民党政府卫生机构的主管俞云岫在一次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废止中医案”,主张取消旧医药,全盘否定中医中药。这种彻底废弃中医悠久传统的法案引起了中医界人士的纷纷抗议,1929年3月17日,全国17个省市、两百多个团体,三百名代表云集上海,召开大会反对法案,最终国民党政府不得不撤除取消旧医药的决定。


(1929年(民国十八年)国民政府废止中医案晋京请愿代表团合影)

  为了纪念这次抗争的胜利,并希望中医中药能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弘扬光大,造福人类,医学界人士将每年的3月17日定为“中国国医节”。

  虽然88年前的人们赢得了保卫中医的战斗,但是近年来关于中医的争论却又再次尘嚣日上。在当今社会有些人的心目中,把中医药看作是完全的人文文化,而不具备自然科学的属性,这是对中医药的片面了解甚至误读。

  要知道,世界范围内的其他古代医学,比如古巴比伦医学、印度医学、埃及医学等,其知识和技术方法流传到现在已经支离破碎、所剩无几,在现代医学面前已经没有多大生命力了,而传统中医学的理论和方法却在很多方面与现代医学发挥着互补的作用。


(人类史上第一部医学著作《艾德温‧史密斯纸草文稿》,约前1700-1600,古埃及医学的代表作)

  那么,中国传统医学延续至今,继续发挥功效的原因究竟何在呢?

  中国传统医学之所以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最主要的决定性因素,当然是它在诊治疾病方面确实有效的实在价值,但另一方面,它具有自己的理论指导,具备了相对完善的由理论指导实践的理、法、方、药的系统性,而不只是单纯的治病方法的堆砌,并且与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也是它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重要因素。

  理论、方法、药物兼备的最佳体现就在于以下三部划时代的中医学著作,它们如同鼎之三足,共同奠定了中医学科的基础。

  中医基础理论的渊薮——《黄帝内经》


(《黄帝内经》金刻本书影,此为《黄帝内经》现存的最早版本)

  作为全面论述中医基础理论的《黄帝内经》,从其问世之日起,就标志着传统的中国医学已经基本具备了自己特有的理论体系,以后中医学的发展,不论是在基础理论方面,还是在基础理论对临床医学各科的指导方面,大抵都是以《黄帝内经》为基础的,而且历代有杰出贡献的中医学大家,以及不同的医学流派所阐述、发扬的各自的医学观点和治病主张,都是在对《内经》具有深入研究的基础上,有了自己的学习心得,再结合各自不同的研究探索的侧面,进一步发展而产生的。

  辨证论治的群方之祖----《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 和刻本书影)

  《伤寒杂病论》是中国医学发展史上第一部在中医基本理论指导之下的临床医学书籍,它能够融会贯通地把《黄帝内经》的中医理论运用到临床医学的实践中去,把辨证论治等原则大法,灵活而又具体地体现在对于外感疾病和内伤杂病的诊断、治疗过程中,可以说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典范,书中记载的几百首方剂,具有很高的临床实用价值,受到历代以来临床医生的重用。宋代以后,随着该书的普及面越来越广,其影响也越来越大,尤其是明清以后,医学界都喜欢称该书中的治病方剂为“经方”,尊称该书的作者张仲景为“医圣”。

  本草药物学的源头活水----《神农本草经》


(《神农本草经疏》天启五年明刻本书影)

  《神农本草经》是迄今所知中医药发展史上第一部成体系的本草药物学专著,现在一般认为,其汇集成书的年代应在两汉时期。但原书早已失传,现在所能见到的《神农本草经》,是明清时期以至于近代的一些学者,如卢复、孙星衍、孙冯翼、顾观光、王阎运、姜国伊,及日本人森立之等人,从传世的其他文献资料中,如《本草纲目》《千金方》《唐本草》《本草和名》《淮南子》《抱朴子》《太平御览》《尔雅》《说文解字》等书中辑复整理而来,辑复的该书有三卷本和四卷本的不同,内容及前后次序也略有出入。该书记载了365种药物,包括植物药252种、动物药67种、矿物药46种,每种药物一般都记述其药性、效用、主治病证、与其他药物的配伍宜忌、产地、采收时节等内容,其中所记载的不少药物,其疗效被后世中医临床所证实而沿用不衰,并且,随着中医药学科的现代发展,有些药物被现代药理学明确证实了其中的有效成分。

  此外,书中还记述了药物复方运用的配伍法则,临床用药的指导原则等理论性内容,及药物的采集、加工方法等。此书对于后世中医学本草药物方面的发展而言,犹如一泓历久弥新的源头活水,后世日益发展壮大以至洋洋大观的本草药物学著作,都是在此书的基础上发展、扩充而来。

  (本文部分内容改编自陈洪、徐兴无教授主编的“中国文化二十四品“丛书《悬壶济世——医学与养生》,作者:孙中堂、邓婷)

责任编辑:Office